这样的老公,不离婚,留着过年吗?

蔡国庆唱过一首家喻户晓的名曲,叫《三百六十五个祝福》。

其知名程度等同于任静和付笛生在大雨中守护彼此那份爱的《知心爱人》。

当然,我提到这首歌不是为了暴露我的年龄,而是想引出我今天想说的话题。

“一年有365个日出,我想送丸子爸365本离婚证书。”

关于洗碗

丸子爸有自己独门的“吃饭三式”。

即吃、推、瘫。

吃了饭,碗一推,就瘫回沙发上了。

如果我让他洗碗,他就会头也不抬地回我一句:“不着急,歇一会儿再洗。”

这一歇,短则歇一宿,长则能歇到失忆。

如果是我以家庭暴力为由要挟他的话,他才勉强会去洗。

但是……进厨房的脚步沉重到宛如千斤重。

不出十分钟,就能身轻如燕地飞奔出来。

我一看,他就真的把碗洗了,锅、碟子、铲子依然在原地,不多不少。

关于洗衣服

我特别想知道,把内衣外套袜子,深色浅色的衣服混在一起直接扔洗衣机里搅吧搅吧是直男们的必备技能吗?

我让他洗衣服,他能把我的白衬衫洗成一面迎风招展的彩旗。

我让他把贴身衣物和袜子分开洗,他告诉我,都是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的,搞什么歧视?

我让他晾衣服,他就直接把衣服捞出来搁架子上,不抻不抖,造型随性自然,皱吧的像一把把老咸菜。

我让他收衣服,他就一把把衣服捋下来,呱唧一下甩沙发上,我咬牙切齿地让他把衣服放衣柜里,他就把这堆衣服拎起来,原封不动的给我甩衣柜里。

我如果发火,他就会委屈巴巴回我一句:“你非要让我干活儿,我都这么勤勤恳恳了,你咋还不领情?”

呵呵。

 

关于打扫

我虽然没有洁癖,但是起码肉眼可见的地方不能有垃圾。

但丸子爸不一样,躺在沙发上、床上、地毯上,一切可躺的地方,他都能给我整出一堆的碎屑。

垃圾随处扔,渣渣沫沫,汤汤水水,弄得到处都是。

我要是训他,他就会说:“你干嘛非得天天收拾啊!这又没多脏,可以攒几天一起收拾!”

我说:“谁收拾?你收拾?”

他就会一副芳草天的表情看着我:“你见过哪头猪自己收拾猪圈,不都是养猪的人收拾吗!”

如果我勒令他必须滚起来给我去扫地,那么,他就真的会乖乖扫地。

只扫地,垃圾不管。

我好几次都深刻地觉得,最应该被扫出去的:是他,是他就是他,我家的智障,丸子爸

 

关于送礼

去年情人节,丸子爸送了我一条项链。

你们想多了,不是Tiffany。

是一条乍一看像是义乌小商品统一出品,但是仔细一看,还不如义乌小商品的项链。

坠子是一个硕大无比且丑出天际的透明珠子,上头刻着我的名字。链子是用某种不明材质做的,散发着浓厚的乡土气息。

我气得脸都绿了。

他还腆着张大脸跟我夸:“这个项链可是大师开过光的,能保平安!我专门给你买的!”

我真的想说,你怎么不让大师给你的脑袋开开光?

你就是给我买个毛线都比这个玩意儿强啊!

哦不对。

Tiffany出了一款价值八万的毛线球。

他买不起。

   

关于打游戏

我属于游戏中只玩儿得了消某乐和斗某主的渣渣级别,所以说,游戏在我的生活中激不起一丝波澜。

但是丸子爸不一样,他把游戏视为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使命,是上升到团队合作、热血奋斗,荣誉感和责任感兼备的神圣使命。

玩儿游戏怎么能是消磨时间虚度光阴呢?

那是在实现人生价值啊!

只要他回了家,绝对是二郎腿一翘,瘫在任何他可以瘫的地方开始玩儿游戏。

我和他说个话,都得高上3个八度他才能听见。

我要是发火,他就把手机一扣,瞪俩眼珠子特虔诚地看着我:“我不玩了,你说,我听着。”

一副我时间紧你快点说的死样子。

我:“……”

我就是没事儿想和你唠个闲嗑儿,你以为我要给你配乐诗朗诵?

咱俩结婚哼哧哼哧累的跟狗似的买了房,合着这是给你开了个豪华单间供你开黑呢?

 

关于情感交流

请认真看题,是情感交流,大家务必别想歪。

某次,我病了,我告诉他说我感冒了,今儿没劲儿做饭了。

回家我就瘫床上了,我脑补的场景是他心急火燎的回家,把家收拾的焕然一新,然后给我做一顿热乎乎香喷喷的晚餐,然后好吃好喝的伺候我。

我等啊等啊,从6点等到了9点!

整整9点!你就是爬也爬回来了好吗?

等他回来,自然是靠墙角给我反省。

他倍儿可怜地说:“你不是说你不做饭了吗?所以我就在外面吃了。”

“那我的饭呢?”

“你又没说你要吃。”

“……”

    

  

关于带孩子

丸子爸基本上没怎么带过孩子。

即便有,也是害怕我揍他,在强烈的求生欲作用下敷衍我。

我让他给小丸子换纸尿裤,他手抖的跟开了震动模式不说,每换一次纸尿裤小丸子就得裸奔一次。

你换完倒是把小丸子的衣服放下来啊!

让他哄小丸子睡觉,又唱又念,吱哇乱叫半天,孩子没睡,他睡了。小丸子要是哭闹把他吵醒了,他还不高兴。

Excuse me?到底是谁哄谁睡觉?

让他陪小丸子玩儿,他总是不耐烦,觉得无聊,幼稚,又浪费时间,基本上玩儿不到十分钟绝对拍屁股走人。

要不要小丸子陪你一起开黑啊?

小丸子乖巧的时候,他嬉皮笑脸,觉得有女万事足,小丸子哭闹的时候他就百八十个不耐烦,脸比陈年锅底都黑。她是个孩子,不是个高兴了捧着玩儿不高兴把电池一扣的玩具。

带娃一分钟,我能吐槽俩小时。

不说了,我要去吃速效救心丸了。

……

当然,虽然丸子爸让我这么无语,以至于在丸子小的时候我无数次地想和他离婚,但到现在一直也没离,甚至从没当面和他说过离婚二字(心里默想几千遍)。原因大概就是在丸子这两年慢慢长大的过程中,我也慢慢的参透了婚姻的相处之道。

总结成以下3点,仅供大家参考。

 

1.把话说清楚

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千万不要指望男人可以心细如发、明察秋毫,根据你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就能推理出你背后的含义。

他们通常都是一根筋,只能接受和处理比较简单的信息。

也不要认为他们听不懂你的话就是不爱你,不关心你。

放心,他们只是CPU太卡,内存太满。

所以,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2.学会沟通

关于沟通,首先就是要及时。

在面对问题时,不要冷暴力,不要刻意隐忍委屈自己,也不要闷不做声的互相猜疑,而是要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沟通,把彼此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矛盾和怨气不是私房钱,藏着掖着是没用的。

其次,就是要柔软。

我自打生下来就不知道柔情似水是什么属性。

所以我有不满和怨言都先忍着,如果忍不下去了,我就直接开吼。随即,就跟使唤奴才似的把丸子爸使唤的满屋子乱转或者劈头盖脸骂他一顿。

然而,这种言语暴力除了让双方更加难受以外,别无作用。

我们在当了妈妈后,生活的重心几乎全部落在了孩子身上,情感需求也基本上是从孩子的一颦一笑中获得。

老公,几乎成了一个没用还碍脚的摆设。

但事实上,作为新手爸爸,他们也在角色转变和责任变大的重压下有些茫然无措,他们也需要一些安慰和鼓励,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埋怨。

所以说,和老公沟通的时候尽量柔软,能撒娇就不动怒,能鼓励就不打击。

唉,谁还不是个宝宝咋地。

最后,就是架要趁热吵。

当然,即便沟通再柔软及时,也有忍不住想吵架的时候。

毕竟,吵架也是另一种更深层次更为透彻的互相了解。

平时那些说了矫情不说扎心的话正好可以趁机发泄出来。

比如说,我嫌弃丸子爸不替我分担,不关心我。他埋怨我只关心孩子,从来不过问他工作累不累。

所以,及时说出来,心结打开了,这架就不白吵。

当然,吵架也有忌讳,毕竟小吵怡情,大吵伤身。吵架要就事论事,不要上升到人身攻击。

比如我不能说丸子爸赚钱少,他不能说我长得胖。

 

3.看到他的进步

我总是埋怨丸子爸不帮我带孩子,但是更多情况下,我是在嫌弃他笨手笨脚。

一来二去,他备受挫折,越发不想动手,不想带孩子。我怨气横生,越发气自己是“丧偶式婚姻”。

这么下去,矛盾和怒火呈指数性增长,然后不可遏制地陷入恶性循环。

但事实上,新爸爸进入角色的时间本身就比新妈妈要长得多,他们自己也还是个“巨婴”。所以,即便他追的再快,在我们看来,也还是一动不动、止步不前。

我们要正视新爸爸和新妈妈之间的距离,他永远不会比新妈妈进步的快,但是,也要包容他的笨拙,看到他的进步。

他换完尿布记得给孩子放下衣服了,孩子哭的时候他学会不板着脸了,他能耐着性子陪孩子玩儿超过半小时了。

这都是进步,都是他在跌跌撞撞却努力的追赶我们的表现。

我们最讨厌听到别人说:“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怎么连这个都干不了!”

其实,新手爸爸也一样。

……

我知道,看到这里,大家肯定要吐槽我,说我这哪儿是来离婚的,明明是来秀恩爱的。

丸子爸听话蠢萌,傻得可爱,知错就改,比我们的老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本来不想离婚,这么一对比……有点想离了。

其实,我想说,我给你们看到的,只是我想让你们看到的。

这些光鲜亮丽的表象背后,有我无数次想要结束这段婚姻的决心。

小丸子在1岁多的时候生了一次病,发烧39℃,上吐下泻,已经有脱水的迹象了。我心慌意乱,大半夜抱着她去医院。医生要给小丸子补液,但是她有点脱水,血管又细,护士扎了3针都没扎进去,最后是把头发剃了,在额头上扎的针。

我抱着她,哭的心都要碎了。

那个时候,丸子爸在出差,我哭着给他打电话,他却和我说:“我昨天出门丸子不还好好的?怎么我前脚刚走,孩子后脚就生病了……”

寒冬腊月,凌晨1点多,我穿着睡衣裹了一件羽绒服抱着孩子冲到医院,我一直都没觉得冷。

但是这一通电话,却让我从头凉到了脚。

第二天他回来了,那时候小丸子状态已经好多了,我忍不住和他抱怨,抱怨我一个人凌晨抱孩子看病多可怜无助,他特别漫不经心地怼我一句:“孩子这不没事儿了吗,你还说这些没用的干嘛。”

我有好几次真的想着,干脆离婚算了。离开他,我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但是,怎么离?

因为他邋遢,不做家务,老玩儿游戏?因为他出差的时候没有飞奔回来带孩子看病?面对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这样的理由,我怎么说的出口?

再说,离婚后呢?

我能保证下一段婚姻会比现在更好吗?能保证下一任老公会比丸子爸更爱丸子吗?能保证下一任老公会像丸子爸这样,虽然笨拙缓慢,但还是努力地在做改变吗?

我不敢保证。

这两年多来无数次的失望无助、心灰意冷,让我一点点地明白过来,当婚姻中出现了问题时,离婚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最好的方法是督促他,指点他,陪着他,让他和孩子一起成长,一起进步,既不自怨自艾加冷暴力,也不暴躁失控随意作妖。

现在,丸子爸已经懂得主动带小丸子出去玩儿了,一大一小手牵手的背影看着格外的萌。我跟在他们身后,听着他俩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声音,会忽然觉得,我没有选择离婚的决定是多么正确。

因为,这是我自己挑的男人,我有义务让他变得更好。

狠心结束,并不是解决婚姻问题的最好方式。

用心经营,才是。

其实,婚姻中

最重要的就是一家人能幸福圆满

就算孩子爸不争气

我们也要相信自己

可以把婚姻和家庭

经营成最美好的模样

我是谁?

我是丸子妈,育学园的编辑。

一个到八十岁依旧满怀少女心的已婚妇女。

嫁了一个24h不间断提供吐槽素材的智障老公。

拥有一件豪华限量版“小丸子”牌夹心棉袄。

吐槽逗比是我的本性,文字只是载体。

科普知识是我的重任,工作只是兴趣。

我就是我,一个不一样的二踢脚。